当前位置:首页 > 丰惜天 > 正文

鸿铭股份IPO:重要股东也是第一大客户 实控人侄子曾获取客户信息开拓个人业务引关注

摘要: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每经记者 吴泽鹏 经过漫长等待和一系列审...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每经记者 吴泽鹏 

  经过漫长等待和一系列审核,广东鸿铭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铭股份”)的创业板IPO申请终于获得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会议通过。

  不过,在正式登陆资本市场之前,鸿铭股份还需要向监管部门解释清楚一个问题:报告期内,公司自动化包装设备销售收入增长主要来自持股4.5%的股东裕同科技(002831.SZ,6月7日收盘价27.15元/股,总市值252.6亿元),该业务增长能否持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鸿铭股份被关注的问题不止于此。除了多位实控人亲属在鸿铭股份任职、领薪之外,其中一位实控人的侄子曾担任鸿铭股份副总经理,并把鸿铭股份客户信息提供给自己控制的企业进行客户开拓,这同样引起关注问询。

  2021年裕同科技采购额拉动公司业绩增长

  根据创业板上市委2022年第25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鸿铭股份的首发申请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

鸿铭股份IPO:重要股东也是第一大客户 实控人侄子曾获取客户信息开拓个人业务引关注

  鸿铭股份位于广东东莞,主营产品是自动化包装设备及配套设备,2019年~2021年(以下简称“报告期”),该企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65亿元、3.08亿元及3.24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793.52万元、4069.63万元、6175.79万元。

  根据主营业务收入构成分析,鸿铭股份产品主要分为自动化包装设备、包装配套设备、零配件及其他、口罩机及配套设备,共4大类。其中,自动化包装设备是鸿铭股份主要收入来源,报告期内收入占比分别是72.08%、64.01%及71.32%,口罩机相关产品则是2020年疫情后的新增业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2019年~2021年,鸿铭股份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均未超过25%,不存在依赖前五大客户的情形,但若看单一客户,情况又不太一样。

  裕同科技是鸿铭股份报告期内各年度的第一大客户。招股书披露,2019年~2021年,裕同科技及其子公司向鸿铭股份分别采购2075.54万元、3248.36万元以及5275.98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达到7.85%、10.54%以及16.36%。

  与此同时,作为报告期内的绝对第一大客户,裕同科技与鸿铭股份还有另外一层关系。

  2016年12月16日,鸿铭有限(鸿铭股份前身)第一次股权转让,代飞翔将持有的4.50%公司股权转让给裕同科技。此次转让不久后,鸿铭有限整体变更设立股份有限公司,裕同科技便是5名发起人股东之一,其持股数量为168.75万股,对应持股比例是4.50%。

  对此,鸿铭股份在招股书中介绍,双方合作始于2010年,裕同科技作为国内包装行业的龙头企业,在纸包装行业耕耘多年,基于与公司合作多年的前提下看好公司发展前景。鸿铭股份还披露了2011年~2016年对裕同科技的销售情况,其中,2012年、2013年,裕同科技采购额达到924.76万元、1384.14万元,也是鸿铭股份当时的第一大客户。

  不过,记者计算发现,若刨除裕同科技及其子公司的采购额,2021年,鸿铭股份的收入出现微幅下滑。也就是说,至少在2021年,裕同科技的采购,对鸿铭股份的业绩增长产生极大拉动。

鸿铭股份IPO:重要股东也是第一大客户 实控人侄子曾获取客户信息开拓个人业务引关注

  记者注意到,针对鸿铭股份存在股东同为大客户的情形,在首轮问询、二轮问询时都被要求进一步说明。上会时,创业板上市委会议也要求鸿铭股份结合与裕同科技业务可持续性、其他客户开拓情况、产品研发及核心竞争力等因素,说明自动化包装设备业务增长是否具备可持续性。

  实控人的12位亲属在(曾在)公司任职

  在内控上,鸿铭股份还存在实际控制人亲属任职及领取薪酬的风险,该企业实际控制人为金健、蔡铁辉夫妇,合计控制公司89.50%的股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鸿铭股份在招股书中披露,报告期内,实际控制人的12位亲属在公司任职或曾经任职。

  据统计,这些亲属中,最早的如蔡畅(蔡铁辉大哥蔡范龙之子)、蔡宗(蔡铁辉二哥蔡范虎之长子),自2002年起便在鸿铭股份工作至今;最晚的如蔡范虎是2018年底入职,蔡莎(蔡范虎次子)是在2019年5月入职。按职位看,曾晴(蔡莎之配偶)担任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其他11位亲属分别在技术研发中心、行政部、证券部、生产制造中心等部门任职。

  需要注意的是,除了在鸿铭股份任职外,也有亲属在外有自己的事业,并利用鸿铭股份的资源开拓市场。例如,蔡畅曾任鸿铭股份副总经理,2014年3月,蔡畅投资设立了东莞市益合包装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合包装”),该企业主要从事包装耗材的贸易。

  根据鸿铭股份在审核问询回复函中披露,蔡畅在担任副总经理兼技术服务部经理期间,可以获取到公司的客户信息,并通过与这些客户进行联系,了解到这些客户对于胶水等包装耗材的需求,从而进行益合包装的市场开拓。在此背景下,2019年、2020年,鸿铭股份与益合包装的重合客户分别达到43家、38家。

  此外,2020年6月成立的东莞市辰日胶粘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辰日”)是蔡畅的配偶苏雪莲实际控制,其客户资源来自于益合包装。鸿铭股份与东莞辰日在2020年度存在6家重合客户。

  鸿铭股份回复函介绍,部分亲戚受到公司实控人创办鸿铭股份的启发,结合自身情况在与包装机械设备生产有关的耗材贸易、运输、包装配套设备生产等辅助性和配套性行业或下游纸盒加工行业进行创业。

  2020年10月,蔡畅辞去副总经理职务,同时注销了益合包装;2021年2月,东莞辰日也完成了注销。

鸿铭股份IPO:重要股东也是第一大客户 实控人侄子曾获取客户信息开拓个人业务引关注

  “蔡畅没有利用职务便利或亲属关系谋取原本属于发行人的商业机会。”鸿铭股份也在回复函中如是解释。

  需要说明的是,蔡畅辞去副总经理后,仍在鸿铭股份任职技术服务部经理,2021年,其在公司领取薪酬36.64万元,2020年、2019年其薪酬分别为32.79万元、28.22万元。可见,辞去副总经理一职后,蔡畅反而获得了更高的薪酬。

  记者就上述问题曾通过邮件及电话联系鸿铭股份,尝试采访,但截至发稿未能得到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