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为事业而奋斗

来源:澳洲IPA 时间:2018-03-22 作者:澳洲IPA编辑:无忧草
打印 RSS |
导读:由于潜在的财务负担或实践原因,许多有慈善志向的企业主并不考虑创建非营利机构,但事实并非如此。事实上,那些占主要地位的企业主有着各种不同的收益底线。
创建非营利机构(NFP)的想法通常源于想要解决针对个人或一群人所认为的政府或现有非营利机构未充分解决的社区问题。 由于潜在的财务负担或实践原因,许多有慈善志向的企业主并不考虑创建非营利机构,但事实并非如此。事实上,那些占主要地位的企业主有着各种不同的收益底线。 例如,NFPAS咨询公司首席财务官Ellie Paterson指出,最常见的是创建非营利机构可获得显著的税收优惠 Paterson女士说,“就会计方面而言,创建非营利机构或慈善机构的益处就是那些实体能获得税收优惠待遇。在某些情况下,可免除所得税,有商品及服务税优惠待遇以及针对相同业务测试(SBT)的优惠待遇。除税收领以外,还有益处就是可能会获得拨款资金,甚至是更广泛的营销好处或品牌效益。” 简而言之,进展良好并且铭记要正确思考,不管对于您还是您的客户,非营利机构均是快速推动社会变化的有效途径。 开设商店 任何考虑创建非营利机构的人首先要看是否有相似的非营利机构已经在运营,这一简单步骤通常被一带而过。然而澳大利亚有600,000家非营利机构以及澳洲慈善机构与非营利机构委员会(ACNC)注册的54,000家慈善机构,所以这个要求可能比较刁钻。 Lovett Philanthropy负责人Tabitha Lovett说,“非不得已,不要树立新的竞争对手,且创建自己的团体仅应视作最后一招。” “首先,若您仍然认为您所希望创建的机构还有缺口且是迫切需要的,那么就要研究并且计划与预期环境完全匹配的领域,您将会从着手的调查中受益匪浅从而完成方案。然而,正式机构是传达信息以及构建活动强而有力的方式。” 一旦做出决定,选择正确的法定架构以进一步减少潜在的法律困难至关重要。根据Paterson女士所说,最常见的法定架构是法人团体或有限公司。 Paterson女士说,“我们将同客户进行详谈以了解他们期望实现的目标以及在世界上尝试做出的改变,然后我们可以针对最适合他们的法定架构向其进行推荐。” “其中,章程是第一步,这显然是让机构基础从第一天就步入正轨、让慈善目标简单明了并且准确获取绝大多数慈善目标中人们想要实现的关键一步。” “同样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需弄清楚章程的技术因素,这将使得流程中的后续步骤更加容易,即何时将其注册为慈善机构或可扣税馈赠的受惠者情况,以及何时将章程和特定条款紧密联系起来。” “一旦创建起来,可通过澳大利亚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创建法人实体,在税务所注册以获得资产支持票据和税务档案号码;对于商品及服务税,在适当情况下,在此阶段设立现收现付,然后机构可以开始运营。” Paterson女士说,“在那个阶段,他们仅仅凭借机构的性质获得了非营利机构的地位。” “若想要进一步注册为慈善机构,那么下一步便是向澳洲慈善机构与非营利机构委员会提交申请—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会结合申请来考虑可扣税馈赠的受惠者情况,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发布捐赠抵税单收据并且着眼于国家对筹款许可证或慈善机构执照的要求。” “这完全是一个详细的流程。并非说人们不能自己去完成这个流程,而是开始完全懂得各个步骤所涉及的内容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做大量的调查。” 然而,会计应当心给潜在客户提供建议的限制,如实体章程的更改需要非营利机构的律师进行某些元素关注。 HLB Mann Judd事务所合伙人Mariana von-Lucken说,“通过查询规则或通过他们的流程,会计可帮助您进行自我评估,从而确认您所达到的标准并给予建议。大多数时候机构已经创建好,在即将更改和更新章程时由于律师懂得如何合理制定程序,所以就会介入。” 她补充说,“就非慈善事业的所得税免除范围而言,类别受到了限制,并非十分宽泛。因此,会计当然可以协助确定您是否确实是属于所得税免除范围之内,即便还不是一家慈善机构。我们也可确认您是否适宜做慈善事业,但由于事实是您可能必须要更改章程或确保业务井然有序,可能会用到非营利机构的律师。” 为事业筹资 虽然非营利机构的目标可能会有益于慈善目标,但机构仍需发挥其日常业务的作用,并且有各种各样的方法来确保其不会构成负担。 Paterson女士说,“有政府拨款,也有私人资助,他们可向公众寻求捐款,当然可扣税馈赠的受惠者情况在公众中最为重要。出现了各种像众筹一样的新兴趋势,还有更多老式但依旧不错的资金筹集活动,如举办舞会或午宴、或经营摊位卖香肠。” “还有企业赞助和企业99lilai利来捕鱼游戏,更重要的是还有更多具有社会良心的公司,他们希望被视作为良好的企业法人,社会企业在不断发展,所以会有许多的资金流以及资助机会。” Paterson补充说对于非营利机构经营的方式常常会有误解。 她说,“我深知慈善机构支付管理成本常受到批评,但因为慈善机构也需经营业务来创造收益并且产生影响,所以与别的商业并无差别。我认为单纯依靠志愿者来成功地长期经营慈善机构十分困难,尽管那样,仍需基础设施来进行运营。在这层意义上,我认为慈善机构确实需要了解他们仍然是一家企业,但是要汇集尽可能多的资金用于慈善目标,仍需实际运营。” 同样,von-Lucken女士认为非营利机构须保证其高效地经营业务并且如同营利性业务一样维持现金流。von-Lucken女士说,“您着眼于收支的多少以及所能获得的利润,那么可以将其投入到业务之中,因此便有了现金流,无需等待下一轮拨款或捐款。” 然而,非营利机构在运营方法上应小心谨慎,并确保自己仍然在为慈善目标而奋斗,而不是渐渐陷于商业圈。即使有这方面的意图可能是好的,但是这种方法会损及到可获得的优惠。 Paterson女士说,“非营利机构和慈善机构需明白慈善目标才是主要目标,任何筹措的资金都将作慈善之用。若开始投入到商业运营或商业企业中,那么实际上就会损失部分税收优惠并且还要开始承担所得税的义务。” 同样,von-Lucken女士认为发现自己偏离原本目标的非营利机构可能会逐步走向结束。 她补充到,“有些机构的目标不再与机构相关,他们所做的仅仅是积累资金,其如今获得投资是因为在当时还有目标,获利后再投资,并且不断地进行投资,但是却没能让社区受益,所以我不太确信他们是否还有目标。” 衡量成功与否 可从根本上来衡量日常业务是否成功,但是确定非营利机构是否成功并非如此直截了当。Lovett女士认为具有大而积极的底线可表明机构并未开展其应该开展的活动来实现目标。 Lovett女士认为非营利机构在回顾以及展示成功时可审查三种类型的数据,而非着眼于利润。 首先,非营利机构应着眼于其输入情况—使用资源开展活动的方式。这应包含财政资源以及非财政资源,如志愿服务时间及设备。 接下来,非营利机构可衡量所开展活动的输出结果,如开办课堂的数量、录取或毕业学生的数量或注册会员的数量。 最后,为了更好地追踪活动的成果以及成就,非营利机构可衡量机构客户或社区的整体经济状况,以作为机构活动的成果。 创建非营利机构看似令人望而生畏,但Lovett女士认为如果企业主做好调查,从一开始就采纳正确的建议以确保非营利机构最终能获取成功,那么他们便能获取成功。 Lovett女士说,“若那就是您希望遵循的道路,那么务必确保在这个流程中早早地获得良好的建议并创建实体以获取成功。” 原载自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公共会计师》(Publicaccountants)2017年12月-2018年1月刊,第40-45页,《公共会计师》数码http://pubacct.org.au/.
沪公网安备 31011802001002号